关于我们
公司动态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工作简报 (2019年第3期)
时间:2019-07-12     

根据中央和银保监会党委关于“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工作部署,按照公司主题教育工作方案,7月3日,保障基金公司开展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第三次集中学习研讨。党委委员王利华同志主持会议,公司中层以上领导干部参加会议。

学习阶段,由孙本文、韩阳、高歌同志分别领读了《习近平总书记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金融工作的重要论述和指示批示精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论述》等内容。期间,党委书记刘宏宇同志就领读当中部分要点问题结合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进行了深入讲解分析。

专题研讨阶段,围绕“防范化解信托行业风险”为主题开展讨论,党委副书记张卫东同志作重点发言,党委书记刘宏宇同志,党委委员毕文勇、王利华、徐立军、张利同志,以及王悦、李志荣、侯明华、李杰、陈光等同志作补充发言。

张卫东同志在深入开展调研的基础上,以《主动担当作为,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为题谈了五点认识体会:

一是对中央和会党委关于金融工作重要论述和指示批示精神的体会。为推动金融业高质量发展,着力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根据中国经济和中国改革的发展进程,党中央先后作出服务实体经济、打好三大攻坚战、三去一降一补、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六稳”等重大决策部署。随着“资管新规”等一系列监管政策落地,为做好新形势下金融工作,促进经济和金融良性循环健康发展,提供了重要遵循和实践指南。

二是从宏观层面分析信托行业的金融风险。信托行业具有高风险高收益特点,且与经济发展息息相关。在实体经济下行阶段,信托行业频繁发生风险,并且信托行业风险与金融市场变化高度关联。年中岁末,金融市场收紧,银行、保险、高净值客户、机构投资者等信托投资人资金紧张,影响信托行业资金端,从而可能引发流动性问题。信托行业作为金融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同样受到市场信心和心理预期的影响。

三是对信托行业整体风险的具体分析。从现状看,信托行业风险虽然总体可控,但仍须引起高度警惕。信托行业风险一旦外溢,可能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资产新规”要求信托行业资产、资金一一对应,不能建立资金池,不允许资金错配。这种方式对于打破刚兑、降低行业风险具有很大好处。但是也应当看到,由于资本实力不强、风险损失拨备不够等原因,一旦发生系统性风险,信托公司缺乏应对风险的缓冲机制,风险处置回旋余地较小。信托公司资产端主要投向基础建设、房地产、城投等领域,资金投向决定了信托公司的经营模式。这种经营模式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去产能去杠杆、部分企业市场出清的背景下,信托行业形成大量不良资产也并不意外。

四是对高危机构的处置建议。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2018年第十届陆家嘴论坛上指出,要做到早发现、早预警、早处置,努力把风险消灭在萌芽状态。公司要始终将预防风险放在突出位置,下一步还将努力摸清风险机构底数,对风险成因进行深入分析,建立行业风险分析和预警机制;认真分析风险特征,包括风险触发因素、股东行为、经营状况、资产负债等;积极研究信托行业救助方式,在“早发现”上做文章,制定信托机构突发事件应急预案,明确救助时机、触发条件及救助方式,注意做好制度衔接。

王悦同志认为,一是要增强政治担当,查找差距与不足,落实“一岗双责”,推动党建促业务共发展。切实履行好一岗双责,一手抓党建,一手促业务;一手抓党员,一手带群众。紧跟公司党委部署,保持步调一致。工作上积极主动,创新方式,不拖拉,不等靠要,圆满完成党建工作目标和任务。二是要增强责任担当,立足本职工作,着眼公司发展全局,为主营业务开展提供充足资金支持。在做好日常融资和资金管理基础上,提高专业知识学习,做好资产负债管理研究课题相关工作,努力开辟融资渠道,在同业拆借资格申请上下大力气,争取有所突破。三是要增强使命担当,从公司职责定位出发,查找风险管理和救险化险能力方面的差距和不足,加强流动性风险和利率风险管理,守住公司自身风险底线。加强员工培养和管理,提高履职能力。不断优化改进流动性风险管理和利率管理流程,提升管理技术和管控能力。

李志荣同志认为,通过学习更加深刻地认识到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制度是经济社会发展中重要的基础性制度。作为金融从业者,更加坚定了自己初心及使命。结合自身职责和工作实际找差距,自身主要问题还是对行业的风险认识不到位,关键在于对行业风险研究不够。通过行业历史数据的趋势变动分析和金融同业的比较分析发现,行业风险不只是单体高危机构问题,未来一段时间内防范化解行业风险工作仍极具挑战。一是行业缺乏核心竞争力及技术壁垒,同业过渡竞争;二是行业风险资产减值计提偏低,不足以应对现有不良资产的风险化解;三是信托业的监管政策还不完善,行业风险资产的化解和处置还需要更多针对性政策支持。

侯明华同志认为,要结合本职岗位,学习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金融行业的重要论述和指示批示精神。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体会议上强调,取得全面从严治党更大战略性成果,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郭树清主席在银保监会系统2019年党风廉政建设暨纪检监察工作会议上明确指出,要深刻汲取赖小民严重违纪违法案件教训,以案为鉴、以案促改,以强监督、强监管坚决遏制金融领域恶性腐败案件发生。我们要结合主题教育工作安排做好落实工作。一是编辑好《纪检信息》,二是组织好警示教育,三是开展好专项整治。后续还要按照本次主题教育要求,结合本职工作找差距抓落实,弥补履职能力、工作经验上的不足。

李杰同志认为,一是要增强忧患意识。总书记指出:“见兔顾犬,亡羊补牢,是为下策;积谷防饥,曲突徙薪,方为上策”。信托公司有隐藏风险的动机,我们要在工作中多开展调查研究,多分析,多沟通,多收集信息,从源头上防范风险。二是要勇于担当,敢于应对。在未来的工作中,要积极弥补短板,善于在干中学、学中干,努力优化知识结构,进一步提升专业能力,围绕防范化解信托业风险作出应有的贡献。

陈光同志认为,一是要加强政治理论学习,提高学习的主动性和自觉性。真正做到入脑入心,学深学透。二是要加强全局观念,统筹投资筹集管理。加强投资管理的大局意识和全局观念,持续加强政策研究,关注宏观政策、货币调控、监管规定对信托行业发展的影响,提升保障基金的整体投资管理水平。三是要加强忧患意识,做好基金流动性管理工作。以防范和化解行业风险为主要目标,在统筹规划保障基金投资运作的基础上,与业务部门积极沟通,为解决信托公司的流动性风险和行业突发风险事件提供资金支持。四是要加强专业能力培养,提高团队建设能力。积极搭建学习平台,加强与公司其他业务部室和同业机构的研讨与交流,充分发挥部门员工的专业技能和优势,形成工作合力。

张利同志认为,按照相关制度要求,保障基金公司在防范、化解和处置行业风险过程中要依照市场化原则,即要体现风险收益匹配、责任明确、自主平等等特征。目前,如果是信托公司因纯粹意义上的流动性压力申请流动性支持,我司可以依照市场化原则开展业务。如果是监管、法院主导下开展的重整、重组或关闭撤销,风险与收益虽可能不匹配,为了防止系统性风险发生,保障基金公司必须履行职责,但损失责任归属是明确的。只有当信托公司面临的并非流动性风险,而是偿付性风险,但又未到重整、重组或关闭撤销阶段时,此时的流动性支持业务实质上已是风险救助业务。此类业务保障基金公司在投后管理、权益保护和业务退出时,不可能完全按照市场化原则进行,如果发生损失,责任归属的制度规定尚不明确,建议在监管部门指导下,完善相关制度。

徐立军同志认为,大家讨论信托业风险问题的立足点主要是与银行进行比较分析,对信托行业如何在金融体系中定位,仍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由于信托机构在按照银行模式展业,对信托行业风险的分析也自然基于银行的角度展开,但本质上,我们都知道信托不是银行,信托在金融体系的定位也不是吸存放贷的机构。从目前信托资金池、非标等业务模式以及刚兑问题来看,其实也是银行逻辑的一种延伸。未来信托行业出现高危机构,处置的方式可能也会区别于银行。结合张利同志讲的问题,徐立军同志认为我司的流动性支持业务必须要区别于流动性救助,应当将信托公司的风险处置与银行等金融机构的风险处置区分开来,分别制定相应救助方案。高危机构自身在使用保障基金时,必须付出市场化的代价和成本。

毕文勇同志认为,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监管政策要求逐渐加强,从风险数据分析的角度看,行业风险整体可控,但仍面临比较严峻的风险形势。从公司的角度,如何更好地发挥公司职责,服务行业、服务监管,一是要增强使命感与紧迫感,完善信息系统,加强行业信息收集和分析,进一步探索市场化防范、化解和处置风险的措施,维护信托行业稳定,服务监管工作。二是通过加强公司自身建设,加大人才储备,进一步完善激励约束机制,为履行公司化险救急职责做充分的准备,发挥好信托行业“稳定器”和“消防局”作用。

王利华同志认为,信托行业未来发展方向有两个:一是向第三方资产管理公司转变,二是向投资银行转变。向第三方资产管理公司转变的难点在于必须打破刚兑。黑石、黑岩、阿波罗等资管公司上市后,说明第三方资产管理公司也开始重视资本。从高盛、美林、摩根士丹利等投资银行来看,自营投资业务是其重要业务,中国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开展的不良资产处置业务也是投行业务。信托公司转变为没有承销业务的投资管理公司是具有可行性的,但是,一定要进行资本计量。对于未来发展,信托行业一定要定位清晰,既可以转变为第三方资产管理公司,可以有一定资本金;也可以转变为重资产的投资银行,但要实行资本管理。信托行业不能骑墙,要明确发展方向,未来的路还很长,我们可以做的事情还很多,要坚定理想信念,助推行业发展。

刘宏宇同志认为,保障基金公司的功能定位与信托公司在金融体系的功能定位密不可分。在我国经济高速发展的过程中,信托公司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直接融资功能的不足。由于信托公司刚性兑付、期限错配和资金池的业务特征,使其在某种程度上具备了与银行机构高度相似的金融属性,导致监管政策上与银行监管的高度趋同。在资管行业统一监管标准的情况下,信托公司的转型、打破刚性兑付以及业态变化还有待观察,在资管新规过渡期,我们公司应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顺应时势,发挥好行业保障机制的作用。

关于化解和处置风险,首先要做到有能力识别、计量、监测风险,而信托业务的特色造成对其风险识别和计量的难度。我们公司应当结合监管机构的风险监管指标体系,以近五年来的实践不断发展完善救急化险的产品和业务标准,建立多层次防范、化解和处置信托行业风险的体系。

关于市场化处置风险,越在风险早期阶段进行处置,市场化的程度才可能越高。对于可能形成损失的风险处置,与市场化原则并不矛盾。信托业保障基金成立的初心使命就是行业互助基金,为了防止系统性风险的发生,必要时可通过损失分担机制以市场化方式处置单体机构风险,防止风险外溢演变为系统性风险。因此,下一步公司应当下功夫花力气研究保障基金的损失分担机制。

友情链接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法律声明

版权所有©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有限责任公司
京ICP备15026615号-1